川茶有道(之二)竹叶青

宁静远 / 2009-10-12

我和竹叶青茶第一次全方位、长时间亲密接触是在1993年。那时我被下派到峨眉山工作时,吃住的地方与报国寺仅一溪之隔。

虽然我不爱喝茶,可同办公室的同事已钟情于竹叶青多年。由于近水楼台的原因,办公室的角柜里总有两大包当年新制的竹叶青茶,在同事们的鼓动下我尝试喝上竹叶青茶。我不谙茶道,只放少许茶叶入杯,别说品茶论道,单看竹叶青茶那婀娜的身姿、嫩绿娇柔的色泽,深吸那晃若天籁的清香,就已经是一种精美的享受了。

于是,我知道了竹叶青的许多故事,又以东道主的身份把这些故事一而再地、再而三的讲给来峨眉山的八方宾客听。
竹叶青茶本没有这个名字,在古代有峨眉雪芽等名茶见于苏东坡和陆游的文端,也记载于地方史志上。但雪芽的制作方式和叶形与竹叶青完全不同。1964年陈毅元帅在峨眉山万年寺和老僧品茶时,感慨于竹叶青茶的清香口感和娇美身姿,问老僧此茶何名,老僧答尚无名号。于是,陈毅元帅从其形似竹叶和色泽嫩绿,随口命名为“竹叶青茶”。

竹叶青茶从数百年前就产于万年寺一带,只是产量少而流入寻常百姓之家的更少罢了。峨眉山竹叶青成为名牌产品后,只有峨眉山茶叶公司使用这个品牌,要送礼就得去位于峨眉城区的专卖店买。其实,到1993年时,峨眉山市许多山区都产茶,而制出的茶叶形状也和竹叶青一样。同属乐山市的峨边、马边、沐川、洪雅等县,因为海拔比峨眉山更高,空气质量更好,水质也好,出产的茶叶品质一点也不亚于竹叶青茶,只不过竹叶青茶在江湖上的名气确实太大罢了。我们朋友之间相互赠送或是自己喝茶时,还是更愿意选择这些不知名不张扬却有着同样品质和外形的山中闰秀。因此,在我本文的体会中,说的主要是包含了这些地方生产的竹叶青茶。

去年,在峨眉山传法大师处品茶,发现简易包装的茶叶无论从色、形、汤来说都太过精美,大师曰:此乃零公里所产的茶。零公里是峨眉后山一处休闲胜地,因为海拔比万年寺高,过去并不产茶。近年来,由于气候变暖,产于海拔更高的峨眉山龙洞村一带的形似竹叶青的茶反而在色泽、形态和汤味上更见极致,所以,我把这些品质上品的竹叶形茶统称为竹叶青茶。

竹叶青茶不能像老荫茶那样龙饮鲸吞般地喝,只能静下心来,细细品味。她是那样的娇嫩,犹如刚刚出生的细芽还没有来得及舒展,刚刚孕育的生命还没有来得及绽放,让你睹之而生怜香惜玉之情;她是那么纯洁,生于清山怀抱之中,沐天穹之灵气,吸大地之精华,非极纯极净的天然矿泉冲泡就是对她的亵渎;她是那么高雅,犹如倚窗而望的公主,可与她诗情画意,却不能以低俗的献媚取悦于她。

竹叶青茶太娇嫩,水温不能过高,否则伤茶色、坏茶味;竹叶青茶太短暂,不耐反复冲泡,否则色衰味竭;竹叶青太过精美,片片都是含苞未发的芽,初汤似千万整齐的银针壁立。但竹叶青最能体现人生真谛:生命太过脆弱,一次小小病痛或是过失就会让你弟去友陨,让你“耳畔频闻故人去”,教会你无限呵护生命中的点点滴滴;生命太过短暂,你还没有来得及恣意挥洒,便已垂垂暮年,教会你珍惜生命中的分分秒秒;。生命太过美丽,或平凡或伟大都是上天的恩赐,五彩的人生成就五彩的世界,叮嘱你尽享生命中的苦辣酸甜。

在我品过的茶中,最能体现道家精神实质和人生真谛的莫过于竹叶青茶了。竹叶青茶那种清新飘逸和超凡脱俗,无语中表现了一名崇尚清静无为修行得道的高人的精神境界。竹叶青茶的灵性于佛家又何尚不是如此呢?当年佛祖在灵鹫山时对着众弟子轻拈一花,而弟子中仅迦叶尊者“破颜微笑”,佛祖于是说道:“吾有正法眼藏,涅磐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品茶之时,茶汤入身,禅道入心。正如孔老夫子对弟子曾参说话时的感悟:“参乎!吾道一以贯之。”

表面娇嫩如婴的竹叶青茶,其内心却是洞悉人性的智者。那种坦然、那种顿悟、那种超脱生死的感怀。正如散文学家林清玄说的:“茶的滋味跟人生的滋味其实都是一个滋味,如果你在某一点突破了,悟道透彻了,你看什么都可以很透彻,很理解。”(见《平常茶非常道》)

这就是竹叶青的精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