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皇后覃秀菊:希望助推广西一县一茶广西新闻网

2009-12-25

人物档案:覃秀菊,女,53岁,桂林茶叶科学研究所品种研究室主任,荣获“国家级农作物品种区试先进工作者”、广西促进民族团结进步推动三农发展突出贡献奖等荣誉30项次。2009广西十大创业女杰候选人之一。
  事业简史:在茶树育种培育与研究领域,覃秀菊是广西的权威。正因如此,她也获得了一个美称:茶皇后!  覃秀菊从事全国茶树品种区试工作以来,共获得各种成果奖项57项次,所主持的29个试点品种被评为国家级品种,推广面积数百万亩;合作主持选育广西目前唯一一个国家级绿茶良种“桂绿1号”及广西目前仅有的2个国家级红茶良种“桂红3号”、“桂红4号”,填补广西在选育国家级茶树良种上的两项空白,荣获国家发明专利3项;与广西师大等6所院校“结对共进”筹建国家星火学校,先后无偿培训茶农和技术骨干9000多人次,增加农村就业人员上万人次,推广良种苗木10多亿株,创经济效益上亿元。
  “皇后”语录:“广西在茶品种选育领域还是比较落后的,我都觉得很不好意思。”
  对于记者采访,覃秀菊非常重视,早早出现在与记者的相约地点,腼腆地简单的介绍之后,覃秀菊开始聊起自己与茶树30年的不解之缘。
  遥想当年事  茶皇后“慧眼”不识茶
  说起茶树,覃秀菊的语速开始变快:“我这段时间非常忙,在广西申报了一个绿茶品种,接下来要准备进行论文演讲,我们要争取获得广西二等奖。过几天,有一个检查团要来视察我们的茶叶品种,培育这个品种耗费我们很多年的时间,最近都在加班写材料报告,这些事情都聚到一起了。”
  来到茶叶研究所,覃秀菊带记者参观了他们的茶园,一望无际的茶树让记者大开眼界。覃秀菊介绍,茶园现在有200多种茶树品种,主要以绿茶、红茶种植为主。
  “绿茶和红茶两种茶树咋看之下很相似,但红茶树的叶子偏黄,绿茶树的叶子就很绿,从颜色上仔细观察还是可以分辨的。”
  覃秀菊热情地教记者如何辨别茶种的异同,“记者学生”却是一脸迷惑,瞬间的尴尬立即被覃秀菊捕捉,爽朗一笑,并向记者爆料:“刚到茶研究所的时候,我也分辨不出来茶树的品种,甚至我连茶树都不认识。”原来,大学时期覃秀菊学的专业根本不是茶树品种栽培,而是果树栽培。1979年大学毕业之后,她分配到桂林茶叶研究所。“之所以被分配到茶研所,是因为果树和茶树都属于多年生的植物,而且当时这边刚建成研究所,需要一些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过来支援,于是,我就来到了这里。”
  大学毕业,刚到茶研究所的覃秀菊并没有受到特别的优待,一些老师傅和同事对她甚至存有偏见。“没办法啊,我不是茶树培育专业出身,人家就会想,你什么都不懂的人过来这里,你行不行啊?”为了争一口气,不让别人看不起,覃秀菊开始努力地熟悉茶树品种,只要一有空,她就会到茶园里观察,遇到不懂的就积极地向老工人请教,“我当时看很多关于茶树品种的书,看完就跑到地里认,总结它们的异同,看多了,我就都认识这些品种了。”慢慢地,茶园的老师傅对这个努力的女孩子没有了偏见,热情地教覃秀菊如何快速分辨茶树。
  道艰辛  茶路风雨穿梭新品种培育耗时20载
  对于自己培育的广西唯一一个绿茶国家良种“桂绿一号”,覃秀菊感叹颇多:“太久了,培育一个国家良种育苗时间太长了。”覃秀菊说,当他们发现一个优秀的育苗品种之后,首先需要3-5年的早期育种鉴定,鉴定这个新育种的抗旱、抗寒、抗虫灾的承载能力;接着是5-6年的评比试验,要接受各个茶叶研究代表团对这个新品种的视察和指导,最后是区域试验,同样需要6年时间。“区域试验要拿到其他省市的茶叶研究所进行试种,看这个品种是否适应当地的地质环境和气候。”
  15-20年,这是一个非常长的时间周期,在培育国家级茶叶良种的过程中,其中辛苦无法言说。“我们搞育种的,是没有上下班、周末时间概念的,每三天要对试验的品种做一个观察记录。”遇到天气特别恶劣的时候,例如强风暴雨、持久干旱、还有遇到虫灾的时候,覃秀菊还要到地里进行记录,就算对茶树进行浇水、除虫这样的“简单活儿”,覃秀菊也要亲自到场指导茶园工人完成工作。
  如果要对品种进行单独试验的话,那覃秀菊的工作更是没日没夜。“正常来说,我们做茶都在晚上。”白天把新鲜的茶尖采摘回来,茶叶要晾晒5-6个小时才能做实验,覃秀菊做完实验,就已经凌晨两三点了。“茶叶试验又不能耽误,今天摘回来的茶叶明天才做试验的话,那茶色、茶味、所有关于这个品种这个时间段的特性将有偏差,记录就没办法做好了。”“搞育种,最终还是要出成果,要获得国家、省市的技术成果肯定。”多年来,无论是做试验,还是做报告,覃秀菊都是亲历亲为,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论贡献  茶种远销中东各国  依旧感觉“很惭愧”
  为茶叶付出这么多年的覃秀菊,取得的成绩大家有目共睹,受惠的企业和村民数不胜数。
  1989年的时候,覃秀菊选了一个女孩子做助手,“她非常能干,在我身边学习不到4年,全部的技术都学会了,然后回到昭平县自己创业”,覃秀菊说,如今,这个女孩现在不仅是个体老板,还是昭平县茶树育种培育的主要技术骨干,“整个县的育苗都由她负责。”覃秀菊露出欣慰的表情。
  每年,桂林茶研究所都要对一些茶叶种植县镇的村民进行免费培训,“以前的一些贫困县,例如三江、融水、昭平,种植茶叶之后经济得到明显的改善,每次有村民跟我说因为种茶得到很多好处的时候,我都非常高兴。”说起这些,覃秀菊笑得很灿烂。
  覃秀菊还告诉记者,前不久,柳州的一位茶叶经销商打电话给她,说“桂绿一号”在中东地区卖得非常好,在阿联酋、沙特阿拉伯等地供不应求,“‘桂绿一号’在中东有多少卖多少,自己培育出来的品种能走向国际市场,我听到也是很激动的!”
  工作30年,覃秀菊经常参加各种茶叶研讨会,但她坦言,参加这些研讨会“很惭愧”,“广西在品种选育上还是比较落后的,目前为止,广西只有3个国家茶叶良种,很多外省有十几、二十个良种,每次出去开会,我都很不意思。”现在广西很多的育种是引进外地的品种,竞争力大,销量也不是很理想。为了给广西争光,覃秀菊开始研究快速、高效的品种培育技术。
  说未来  希望实现广西茶业一县一品
  今年8月下旬,覃秀菊到昭平的一个企业去做茶。企业通过技术手段把绿茶改成红茶,但是企业尝试做的时候就做不好,做出的茶颜色,有五分之一还是绿色,味道淡、香气低、汤也不够红。于是,覃秀菊改变工艺,大胆设想,不按常规做茶方法进行试验,“我们做实验做到半夜3点,回到酒店我还在想怎么做怎么做,到了第二天6点我又爬起来,继续做试验。”功夫不负有心人,不用多久,覃秀菊就研究出了绿茶改红茶的技术,通过改进,之前的所有问题都得到解决。
  下一步,覃秀菊将研究特异茶树资源  ,希望广西茶业可以实现一县一品。覃秀菊告诉记者,她要把育种的时间从15年缩短为5年,节省10年时间。从去年开始,覃秀菊和美国的一家贸易公司合作,做一项特异茶树资源快速鉴定与选育的新技术研究。
  “通常,我们发现一个好的茶树,要取下约20克的芽才可以进行试验,但一般一株茶树是取不到20克芽的,但是用美国的技术,一个芽头就可以做起试验了,这样我们就免去了中间几年的种植时间。”对于这个新研究项目,覃秀菊说很多专家支持,但是也有很多人反。,支持的专家表示这个项目可以去尝试,如果做成,中国的茶树研究将会有巨大的突破,但是这项技术的难度也非常大,前期的采集、记录工作一定要充分,试验的时候才能应对各种突发情况。
  说到这个合作计划,覃秀菊很兴奋:“你知道吗,茶叶特异品种很少见,像你现在看到的茶树叶子都是绿色的,但有些特异茶树叶子是红色的、黄色、白色的和紫色,他们都是茶叶,但是成活率和抗灾性等一些对环境适应的程度究竟如何,这就需要新技术来帮忙检测了。”
  去年11月,覃秀菊带着4个助手到百色西林,想要寻找特异品种的茶树。他们翻过一个又一个山头,不放过任何茶树,经常是从一大早到到下中午1点多,一行人依然在山上,不肯离去,“当时大家只顾埋头寻找茶树。后来,我发现半山腰上有一株全白的茶树,大家都非常兴奋。”坚持不懈地到各县镇寻找特异茶树资源成了这一年覃秀菊的主要工作。
  “到大山里寻找优秀的育种是项目的前期工作,我们扎扎实实地去做好才能保证试验工作顺利完成。”
  覃秀菊还表示,以后她会尽量在每个县都选出一两个特异资源,这样他们就都可以弄一个茶叶品牌,“每个县都有专属自己的茶叶品牌,这样这个市场就不会形成一个竞争,做人家的品牌一定做不红火,但是有一个自己品牌,不仅价钱抬高,还可以限量茶叶出口,形成独有市场垄断,这样就可以打开销路和知名度,让每个县都火起来。”